鹿邑县试量镇23岁未婚大学毕业生朱凤英:“ 哪怕终身不嫁,也不能放弃孝敬偏瘫老爸!”
日期:2016-08-23  浏览量:1965 李现理 王兰欣/文图

新闻爆料:“试量镇有位孝女朱凤英”

豫东鹿邑,老子故里,道德之乡,孝贤荟萃。

23岁,是一个风华正茂、干事创业、谈婚论嫁的青春黄金时期。然而,鹿邑县试量镇程庄行政村朱铺村23岁的未婚女大学毕业生朱凤英,每天却不能潇洒自在地享受以前心中描绘的美好生活,而是正经历着铭记终生的孝心艰难考验时刻:为了让疼爱她的爸爸早日康复和安享晚年,自2015年2月7日至今一年零200天以来,几乎是每天24小时形影不离地在医院病房里守候在偏瘫爸爸朱祖方身旁。

昨日上午,笔者接到鹿邑县妇联副主席王秀萍的“试量镇有位孝女朱凤英”新闻爆料后,前往试量镇“中山医院”进行了采访。

DSCI1057.JPG

文静女孩:“陪伴爸爸是我每天每时每刻的最大幸福”

朱凤英是个文静女孩,简单的拉家常式聊天后,我们便有了共同语言。在康复室,朱凤英边向往常一样蹲下来帮助爸爸锻炼下肢(如图),边讲起了自己的家事和爸爸生病治疗以来的事情。她说爸爸年轻时因姊妹弟兄多、家庭经济条件贫穷而一直没有结婚成家,自己出生后就被爸爸领养到了这个家庭,所以从来就没有和其他同龄人一样亲身感受到母爱和温暖,至今也不知道亲生父母是谁、长什么样,是在爷爷、奶奶身旁和爸爸精心抚养下长大的。2012年9月至2015年7月,她在商丘市永城市职业学院食品营养和检测专业上了三年大学。

“我爸今年60岁,以前常年跟着农村的建筑工头干建筑活打零工挣钱。2015年2月7日(农历2014年12月19日)的那天上午,爸爸在邻村的一农户家中帮助建房时,突然从三层的楼房上摔了下来,当时是昏迷不醒,在商丘市第一人民医院重症监护室住院治疗时,确诊为骨盆杨碎性骨折,在住院的27天期间,其中前15天爸爸一直处于昏迷状态,并做了脾切除手术,从此运动、语言和意识等出现严重障碍,生活不能自理,那个春节是我陪着爸爸在医院里度过的。从去年3月5日后就转到了离家较近的中山医院继续接受治疗,至今已经花费了15万多元。爸爸突然出事的当天,学校虽然放了寒假,但是我正在外地实习,得知消息后感觉到天都塌了,因为爸爸是家中的唯一支柱,于是就及时请假回家了,从此至今就开始了每天孝敬爸爸的吃喝拉撒睡的具体事宜。一年多来,我真真正正地体会到了啥叫生活的痛苦和人生的艰辛,我也为爸爸的病情、遭遇而独自一人背着爸爸流了无数次的泪水,但在他面前始终表露的是面部的微笑和宽慰的话语。在亲戚邻居的帮助下,爸爸虽然住院治疗花费了那么多钱,但他只要有生命还在,能每天陪着我说话聊天,就是我每天每时每刻的最大幸福。”

爸爸感激:“俺闺女是最好的闺女”

朱凤英说,爷爷于10年前病故,奶奶已经90岁了。“我爸生病治疗一年零200天了,家里的2亩责任田也不得不交给叔叔耕种了。家里的房屋是30多年建造的低矮房。我整天在医院照顾爸爸,估计家中院子里长满荒草了。”

“凤英孝顺类很,要不是她日夜在身边照顾,说不定我早就不在人世了,俺闺女是最好的闺女。”朱祖方向笔者夸赞地说。

“我也在这个病房住院治病半年多了,凤英这闺女就是孝顺类很,每天都是一人给她爸喂吃喂喝,帮助大小便,用残疾车推着出去晒太阳、聊天和搀扶着一步一地锻炼,每天晚上还睡在身旁,可以说一天24个小时,几乎都没有离开过,言语上也没有厌烦过,一个20多岁的女孩子能做到这些,我认为百十里地的村庄很少有。”同病房的邱集乡60岁的农妇孙提说。

谈婚论嫁:“哪怕终身不嫁,也不能放弃孝敬老爸!”

对于自己的婚姻事宜,朱凤英说,现在伺候孝敬父亲是第一,没有心情和时间去关心这些事。“以前爸爸曾给我定了一门亲事,两个人通过聊天交流,性格和脾气上还合得来,但在在爸爸出事住院后,因为我整天在医院忙于照顾爸爸的生活起居,两人的聊天交流的时间就少了,那位男朋友很不理解我,认为爸爸是今后生活中的负担和累赘,最后我们还是分手了。目前爸爸伤势和病情虽说明显好转,每天能端着碗吃饭了,但他每天仍然都需要我在身边照顾,我们两个人的分手,只能说有缘无份,而爸爸世界上只有一个。为了爸爸,现在我在婚姻上做点牺牲没有什么。即使是今后谈婚论嫁,只要爸爸健在,第一个条件就是必须不嫌弃我爸,带着爸爸出嫁,我每天陪伴在身边。否则,我的态度就是:哪怕终身不嫁,也决不放弃生病的老爸!一定让老爸在我的陪伴下幸福地安享晚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