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鹿邑“五河”共治施工现场总指挥贾宝昌
日期:2016-06-08  浏览量:2394 聚焦一线

20160608_075551_009.jpg

——记鹿邑“五河”共治施工现场总指挥贾宝昌

唐运华

 

2015年5月14日是个值得纪念的日子,这一天注定要载入鹿邑发展史册。这一天,鹿邑县吹响了“五河”共治的号角。整整一年时间,原来垃圾遍地、污臭难闻的“五河”变成一道道水清岸绿灯亮景美的风景线。在众多为改变鹿邑“五河”面貌出力流汗的人群中,不得不提一个人,他就是中国水务集团渝泉水业有限公司鹿邑“五河”共治施工现场总指挥贾宝昌。

2016年5月14日,记者见到了老贾。熟悉的人都亲切地叫他老贾。其实,老贾并不老。80后,2004年毕业于南京工业大学土木工程专业,在鹿邑的“五河”共治中,35岁的他指挥着五六百名施工人员,为鹿邑县“五河”共治立下了汗马功劳。

 

临危受命,勇挑重担

“都说鹿邑的‘五河’共治工程难,但我没想到这么难!在其他地区施工中会遇到一两种困难,而在鹿邑则是遇到以前所有经历过的困难,淤泥、流沙、无运送通道、管线复杂等困难同时出现。”回顾一年来的奋斗历程,贾宝昌无限感慨。

2015年5月,中国水务下属新余市渝泉水业限公司接手鹿邑的“五河”治理工程,总公司选择来鹿邑的负责人,总公司有很多人知道这是项棘手工程,都知难而退。当总公司指派贾宝昌去时,贾宝昌知道任务艰巨,心里也有顾虑,但是考虑到公司非常重视这项工程,干工作不能拈轻怕重,他毅然踏上来老子故里的征程,从此留下一段让他终生难忘的人生历程。

2015年5月,贾宝昌初来乍到,他接过县住建局提供的图纸,与现实情况完全不符。为尽可能减少群众的拆迁损失,县委、县政府采取“宜宽则宽,宜窄则窄,尽量少拆迁、少让老百姓损失”的原则,这样得到沿岸群众的欢迎和认可,却给施工带来很大困难。原计划设计5米的工作面,而实际只有3至5米,个别地方只有2米,这意味着原有的设计图纸全不能用,要重新绘制。没有图纸,五六百名工人坐等着施工,这么多人每天的花费开销不是小数目。贾宝昌心急如焚,每天一早便和县住建局总工程师张鹿杰一起,深入到杂草丛生、污臭熏天的河道旁,测量、设计、绘图。个别河段淤泥垃圾挡路,贾宝昌和技术人员忍着难闻的气味,穿着渔民穿的皮裤,趟着污泥水测量、放线。贾宝昌的工作得到县政府副县长侯自峰、县住建局局长毛斌等人的大力配合和支持。贾宝昌等人白天测量,晚上讨论、绘图。

20160608_075551_010.jpg

 

20160608_075551_011.jpg

攻坚克难,务成精品

按正常河道施工,要先把污水排出去,便于下一步施工。但是鹿邑城区大多数河道污水管网不是堵塞,便是损坏。如位于卫真路的第七、八标段,虽有污水管网,但大部分不畅通。不把污水排出去怎么施工?他们打破常规,采取在河道上打围堰的办法,每封堵一段便施工一段,这样逐渐往下施工。在开挖管网沟时,由于大多数施工路面狭窄,大型施工机械进不来,他们便用小型挖机施工,在有些困难标段,他们不得不采用人工开挖的方式。

“不计代价、不计成本、攻坚克难,一定要把工程高标准、高质量做好,给老子故里人一个交待。”这是老贾在召开管理人员会议上经常讲的话。

贾宝昌在施工过程中,遇到的最大困难便是施工通道窄,难以运输材料。由于群众的房屋距离河道太近,当大型施工机械经过群众的房屋时,会对房屋的安全产生损坏。大型机械进不去便改用小型车辆,个别河段用手推车,施工队采用蚂蚁搬家的方法,把沙子、石子、管网等送到河道中。为此,他们花费50多万元,购来400多块1.2cm厚的钢板,铺在河底淤泥处,让施工车辆从钢板上通过。

“出现阻工最多的地方是鲍庄标段。”贾宝昌说。鲍庄段的河道属于五标、九标,那里属于回民居住区,施工河段正好被鲍庄的木材市场占据,出现阻工现象。为保证施工,鹿邑县政府县长助理、县政府党组成员王玉超,卫真办事处党委书记冯超带领干部耐心细致地给群众做工作,保证施工正常进行。

一年后的城区“五河”水清岸绿、雕廊画栋,每到晚上LED彩灯闪烁,游人如织,如入仙境。可谁曾想到,一年前这里还是淤泥污臭、垃圾遍地。施工过程中遇到另一个困难便是清淤。在城区最繁花地段的龙源圣地河段,原河道管网全部堵塞,桥下的淤泥有1.5米至2米深,施工机械没法下到河道里施工,这里的清淤全部由工人钻到桥下,用手推车一车车把淤泥送出去。而且像这样的困难施工桥段不止一个,有二标的仙源桥、七标的小闸桥、老一高桥、八标的“有意思店”附近桥、四标的徐小桥,等等,共有十五六个。这些困难桥段的清淤工作全靠人工,用手推车进行清淤。

治理河道最重要的工程是砌挡墙。他们因地制宜,灵活多变,宜宽则宽,宜窄则窄。在河道宽的地方用片石砌成斜坡,在河道狭窄的地段砌成垂直的,如七标、八标、九标等处,做成矩形的挡墙。

在第七、八、十标段砌挡墙时,贾宝昌遇到让他非常头疼的流沙问题。施工机械刚挖过,丰沛的地下水、流沙像不甘失败的军队又掩杀过来,原来所做的工作全部作废。为对付流沙,贾宝昌和技术员试验了各种方法,最后采用最原始也最有效的办法:每次施工完5米,立即抢时间砌上挡墙,砌完这5米后后再砌下5米,逐次下推。这样速度虽然慢些,但保证了工程质量。

原来很多居民临河建房,建筑质量达不到规范要求,河道施工对居民的住房安全造成影响。为保证临河居民的住房安全,贾宝昌让施工队采用打水泥桩的办法,对临河房屋进行加固。他们在距离临河房屋1米的地方,用钢筋混凝土打两排水泥桩,这样便保证施工时不影响房屋的安全。在七标、八标以及卫真路,他们打桩施工的河段有3000多米。

“为了治理好鹿邑的‘五河’,我们发扬中国水务的优良传统,敢打硬仗,迎难而上,勇于承担压力,一切服从施工要求,确保工程质量。”贾宝昌说。一年来,中国水务集团主席段传良多次打电话要求他们“不计成本,不计利润,高质量、高标准,务必做成精品工程”。中国水务集团多次派专家来鹿邑,现场进行技术指导支持。2015年大年初三,段传良回到家乡鹿邑,亲自督促“五河”工程进度,检查工程质量。

 

决战四标,豁出去了

“干了20多年的施工,第一次遇到施工条件如此困难的工程。”贾宝昌说。位于城区徐小桥的四标是施工难度最大的标段,这里淤泥深,大型机械无法作业。在南侧河道施工时,车辆无法通过,个别车辆陷入淤泥中无法开动,无法运送砌挡墙用的石料。怎么办?他们采用三四个挖机连续传递的方法,把石头送到施工最近处,然后由工人往河道里抬。

距离春节已近,按照预定计划,这段工程放到春节后。但是,为让鹿邑县人民过年期间看到家乡的变化,贾宝昌决心春节前启动。然而,大约300多米的下水道全被堵塞,两三米深的淤泥。腊月零下十多度的天气,晚上盖两个被子还嫌冷,这些施工人员多来自四川、湖南,哪曾经受得这种严寒,有十多个工人被冻伤了,施工员刘信业的耳朵、脚全被冻伤。老贾坚持每天和施工人员同吃同住、加班加点、现场指挥、并肩战斗。按正常施工,这里只要两台挖机就可以,老贾调来了10多台挖机。由于白天人来车往,处于半停工状态,他们便挑灯夜战。每天夜里,四标段河道灯火通明,200多名工人齐聚工地,十几台挖机一齐开动,热气腾腾的施工场面让人振奋。贾宝昌加班到凌晨三四点也不感觉到困,早晨七点半照常上班。

四标河段管线密布,在一个夜里,一台挖机不小心把自来水管挖破了,从水管破处喷出很高的水柱。施工人员冒着透骨的严寒,跳进冰冻的河水抢修,夜晚光线不好,找不到水管阀门,他们便顺着水管摸排,冒着大水拼命堵上。“真的是玩命了。”贾宝昌感慨说。很多工人穿着皮裤在刺骨的冰水里工作,天气太冷,他们有的干着干着胳膊被冻僵了,只得上岸暖和会,等恢复了下到河里继续工作。按正常施工条件,四标施工需要三个月时间,但他们仅用二十四五天便完成了。腊月二十六,四标工程宣告峻工。

 

众志成城,一线工作

一年来的施工历程,最让贾宝昌感动的是鹿邑广大干群的拼搏、奉献精神。全体参战单位和人员以“黑夜当成白天干,每天都是星期一,衣不解带抢进展”的实干精神,放弃休息日,加班加点。他们坚定不怕苦、不怕累、首战必胜的信念,发扬雷厉风行、务实重干的作风,同心同德、群策群力,圆满完成了全部标段的住户搬迁、河道清障、河底清淤、挡墙构筑、雨污分流、河坡硬化、道路平整、沿岸美化靓化等阶段性攻坚任务。

2015年腊月初五到腊月二十这段时间,正是四标施工的关键时期,气温零下十多度,天寒地冻,第四指挥分部全体参战人员和施工人员一起,每天工作到凌晨两三点。指挥分部的工作人员和工人同时上下班,晚上指挥部还为工人准备夜宵。

在整个施工过程中,侯自峰每天坚持工作在第一线,每隔一天召开一次早会,他和施工队一起,放弃节假日。在春节前,他冒着寒风,站在河道上指挥,让工人们很受鼓舞。“侯县长对技术上很专业,思路非常清晰,他考虑问题客观务实,每遇到困难,往往一针见血,迅速判断出关键因素。”贾宝昌赞叹说。

第十标段的指挥长、县委常委、宣传部部长张丽娟非常给力,亲力亲为,一线工作。第二标段县计生委主任谷长征、县规划局局长王从彬等,帮助他们解决了很多困难。第八标段县财政局长丁喜三和工作人员边磊等,亲力亲为,克难攻坚。第四指挥分部县民政局工作人员孙玉东和施工人员同时上下班,风雨无阻、每天必到。县督查局副局长王力等人针对存在的困难,经常召集设计、施工、移动、网通、燃气、有线电视等单位,现场解决实际问题。各指挥分部每当遇到需要督查局督促的问题时,王力等人总是及时督促解决。

“各个指挥分部非常给力,非常配合,他们帮助清除施工障碍物,打扫卫生,解决交通堵塞,协调解决难题。没有他们的配合,就不会有现在的成绩。”贾宝昌深情地说。

沿河群众用实际行动表达对“五河”共治的支持。位于二标段仙源桥的“我乐橱柜”店老板,对施工人员非常热情,经常为施工人员倒水、拿水果、让坐,让施工人员感到回家的温暖。家住一标与二标接合处的王老太太,刚开始误以为施工会对她家的房子有妨碍,曾出来阻工。后来她看到“五河”共治给她家周围带来那么美的变化,她主动给施工人员倒水,帮助施工队看管工具。施工队下班后,便把工具放在她家。有时施工队的工具丢了,她拣到主动送到施工员手里。

 

呕心沥血,率先垂范

作为鹿邑“五河”的总指挥,贾宝昌经常与周口市委常委、县委书记朱良才打交道。“朱书记是个非常有战略眼光、非常亲民的县委书记,没有架子,他经常在施工现场拍着我的肩膀,鼓励我。有一次吃饭,朱书记亲自为我端三杯酒。每当施工过程中出现困难,朱书记雷厉风行,立即解决,决不拖延。”有时朱书记在外地开会,经常打电话询问工程的进度,有哪些困难。

贾宝昌说,县委朱书记在工作一整天后,经常利用晚上时间检查“五河”,工作到晚上11点、12点是常有的事。有一次,朱书记步行检查“五河”,晚上8点,他们从七标出发,一直走到急三道河,共走了5公里,此时已是晚上12点。贾宝昌和其他陪同人员气累得喘吁吁,腰酸腿疼,走不动了。在鲍庄桥头,朱书记打着手电召开会议。

2015年的腊月的一天,在县医院桥附近召开的八标峻工会上,下着雨雪,朱书记没有打伞,淋着雨雪给大家开会。2015年8月的一个午后,朱书记放弃中午休息,顶着炎炎烈日,只带一名司机来到二标段仙源路桥,检查管网埋设。贾宝昌看到朱书记的衣服全被汗水溻透。

20160608_075551_012.jpg

 

20160608_075551_013.jpg

心系“五河”,第二故乡

贾宝昌从2015年5月来后,直到腊月二十八才回家过年。每年春节他都要回山东老家陪父亲过年,但是由于2015年的春节他没能回老家看父母,这让他一想起此事心里便充满了愧疚。

“一年来,我们没有放过一次假,端午、中秋、国庆、元旦都没过。腊月二十八回家,正月初八又来上班,一年就休息这十天。”贾宝昌说,他欠妻子、女儿太多,欠父母太多,但为了鹿邑的“五河”,牺牲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虽然辛苦劳累,但是看到鹿邑干部热火朝天的工作热情,我也有一种工作激情。刚来时,没有图纸、资料,一切从头开始,真的是白手起家。开始那两三个月,工程处在摸索状态,没理出清晰的头绪,压力山大,每天晚上三四点还睡不着。有时刚眯睡一会,忽然又惊醒,又想起一个“五河”问题。五六百名施工人员,五六十名管理人员,哪个环节考虑不周,便会造成阻工。要综合考虑,保证每个标段的都能正常施工。”回顾一年的艰辛,贾宝昌充满感慨。

来之前对鹿邑一无所知的贾宝昌,现在对鹿邑县城所有的大街小巷、每条河道地理信息了如指掌。贾宝昌说,某种程度上,鹿邑是他的第二故乡,鹿邑每条河道他都付出了心血,虽仅一年,但鹿邑让他魂牵梦绕。

 “人生难得有一个平台,一辈子难得做成一两件事,作为造福于民的工程,就是挥洒青春的平台。再过多少年后,当我回头再到鹿邑的时候,我会由衷地感到自豪。”贾宝昌说。

20160608_075551_014.jpg

 

20160608_075551_015.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