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咱老百姓的故事】“脏了我一人,干净千万家”
日期:2018-01-17  浏览量:186 老子故里

1.jpg

    1月14日凌晨6时,谷阳办事处程庄行政村朱园村朱玉勤和老伴张玉兰像往常一样从床上爬起来,简单吃了几口饭后,老两口一前一后拉着粪车,冒着严寒到城里掏粪拉粪。
    老两口住的是城乡结合部,离城区也就一公里多。在南关一户张姓人家大门前,主人打着招呼让朱玉勤去他家掏粪,朱玉勤扛着一把粪舀子,挑着两只桶,就进去了。放下桶,他半蹲在粪池旁边,用粪舀子舀起粪便,然后倒在桶里。搅动后,粪池里传来一阵阵令人作呕的臭味,其他人都被熏了出来,而朱玉勤连口罩都没戴,就这样把粪池里的粪便全都清理完了。老朱用力拎着满满两桶粪便,动作熟练地倒进停在路边的大桶里,盖上盖子,便和老伴一起拉着架子车到下一户人家去掏粪,临走时,主人老张给了朱玉勤2块钱酬劳。

2.jpg

    寒来暑往,年复一年,今年算来,朱玉勤老两口已经掏粪38个春秋了。“俺这个活儿就这样,除了大年初一,俺俩歇两天,平时都出去掏粪。”朱玉勤说。 
    张玉兰告诉笔者,老朱今年78岁,腰也累弯了。可他掏粪拉粪干习惯了,劝他别干了,可就是不听。“能干一天,就不用给孩子要钱花,挣点钱咱们可以花,也算是不给孩子添负担吧!”朱玉勤常常劝老伴。
    从1979年起,老两口就开始在县城掏粪拉粪。朱园村又是紧挨县城的种菜专业村,老两口就用拉来的粪施肥,在家里种点菜卖。有时打扫厕所也能挣些钱,以前,一桶粪便主人家给五分或者一两毛,现在能给到一两块。老两口很随和,有的给钱,老人很知足,就算不给钱,老人也不生气。有的家户说话很客气,有时就算听到不好听的话,老人也不往心里搁。

3.jpg

    “俺们干的这个活儿,虽说又累又脏又臭,但家家都离不开,看着别人家的厕所干净了,我心里也挺高兴。”老朱告诉笔者。
    “家里的生活条件现在好多了,我们都不让爸妈再干掏粪的活儿,在家呆着享享清福,可就是劝不动他们!”老朱的儿媳刘素兰颇为无奈地说。“老伴几年前就跟我说,别干啦!可住户总有人打电话,说没人去掏粪了,叫咱咱不去,心里也过意不去。只要能干动,还是接着干吧!”老朱笑呵呵地说。
    经常有人如厕时把贵重物品掉到粪池里,遇到这类求助,老朱总是尽力帮忙寻找,有时他甚至用手去找戒指一类的小东西,浓烈的臭味呛得他直流眼泪。到最后,主人拿钱表示感谢,都会被老朱婉言谢绝。
    有一次,张玉兰病了,老朱一个人去掏粪,在三皇庙有个大狼狗挣脱绳子,把正在掏粪的他扑倒在地,咬了几处伤口,那家主人把老朱送到医院治疗,回家之后老朱怕家人担心,谎称是自己摔伤的。后来人家来登门看望老朱,家人才知道老朱被狗咬的事。老朱连忙劝家人,打几针就好了,咱可千万不能死皮赖脸讹人家。
    随着城区旱厕的拆除,进城掏粪的农民越来越少,原来随处可见的粪车、套驴拉车已不多见,难得的是老朱两口子坚持到了现在。老两口结婚时家里穷,连结婚当天穿的衣服都是借的,可两口子过日子经常开着玩笑、逗着乐儿,也有自己的“小确幸”。张玉兰说,结婚48年来,自己从没有因生气回过娘家,就算闹点小别扭,都还是老朱学日本鬼子投降逗乐她。

4.jpg

    38年来,老两口掏粪拉坏3辆板车、用坏粪桶100多个,“脏了我一人,干净千万家”,老两口是鹿邑许许多多普通劳动者的缩影:总是闲不住、话不多、勤劳、朴实、知足,深深的皱纹里藏着对生活的热爱。记录下他们的故事,不仅是因为普通老百姓的生活值得关注,更是替生活在鹿邑的每一个人,向这些普通的劳动者致敬。